来自 心境 2019-07-21 21:12 的文章

你所不知道的法官

人生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在不经意间就不尽如人意的溜走了。林姝坐在大学图书馆边吃着泡面边惆怅着,窗外是眼镜湖边一对对争分夺秒在一起的的情侣和刚要发芽的柳树。最后一个学期了,自己将何去何从,自己到底要走上一条什么路,林姝不愿意去过多寻思。林姝骨子里是信命的,他相信一切都是规划好的,冥冥中有那么一股力量在左右着自己按着它规划的方向和速度驰骋着,路上所有的颠簸和弯绕都是既定的。

林姝是个农村娃子,考上大学圆了父亲的梦,选择法学专业也是父亲的决绝。林姝的父亲是个转业军人,一生坎坷,在最好的年纪选择参军,在部队优异表现了多年,终于获得了一个去军校学习进修的机会,满心欢喜的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了林姝的爷爷,家里欢欣鼓舞,甚至包了饺子。但是在就学的前一个星期,突然被告知名额分给了军区副司令的儿子,自己被取消了名额。林姝的爸爸伤心失望,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转业到地方。当时拖了个亲属,可以安排到市委办公室工作,但是工作地点在部队所在地。林姝的爷爷给单位领导写了封长长的信,主要意思就是林姝的爸爸是家里的独子,不能长期在外,家里老幼无依。林姝的爸爸又被多方协调后分配到了家乡的县里。到县工作后,因为在部队侵染了多年,风格硬朗,时常“抗上”,又被莫名其妙的定了贪污,除了公职,赋闲在家。虽经上诉申诉,最后没有被判刑,但是公职单位却迟迟不给恢复,算吃了闷亏。林姝的爸爸为此事愤懑多年,也暗自思忖多年,最终他把这些遭遇归于性格的缺陷,所以他将儿子的名字取为林姝,一个乍听去像女孩的名字。姝,美好的女子。林姝的爸爸希望儿子要像女孩子一样,性格温柔,随和温顺。林姝的爸爸时刻不松懈的培养着林姝,溺爱但是强势,在未征得林姝同意的情况下,将林姝的大学志愿进行了填写,并陪同林姝提交了志愿。“法学”,林姝的爸爸坚信,走上这样一条路,林姝的人生才不会同他一样被莫名其妙安排,被不知所以的碾压和抛弃。

林姝对爸爸的所为并不反感,因为林姝对于未来也并没有规划,倒是乐得有人做主。林姝喜欢文科,对理科甚至是厌恶,曾经因为将化学书上课用来垫脚被老师罚站一星期。林姝乐于被别人谈及此事,仿佛此事是间接的表达了他对文科的爱,心底是一种洋溢的自豪。当被报了志愿时,林姝并没有一丝的挣扎,看着父亲坚毅的眼神,林姝回以认同的微笑,默默的将在班主任那多要的填写着中文系的志愿表假装吐了口痰扔进了垃圾桶。

大学的四年林姝可谓是刻苦用工了,他也渐渐喜欢上学习法学专业了。林姝是感性的,促使他偏执的热爱法律,仅仅是因为法理学老师—一个被同学们戏谑一无是处的中年老男人的一句话“上帝要站在法律之下”。从此这句话就成为了林姝的人生信条。林姝在后来总结自己性格缺陷形成的时候,将这句话的罪过无限的扩大了,他认为自己的偏执和强迫症,皇冠直营网,这句话是决定因素。

林姝除了学习,仿佛失去了对它、她事物的感知。他不旅游,不谈女朋友,甚至不运动。他有一套“著名”的长寿理论,兔子每天蹦蹦哒哒,活个几年,王八一动不动能活千年。他秉承着自己独特的养生之道即将走完大学的路。在大学,林姝选修了中国命理学这门没人愿意选的课,细细研读了《易经》、《玉匣记》、《渊海子平》、《四柱预测学》这几本书,谈起命理也是高谈阔论,被同学们戏称为半仙。

林姝喜欢泡在图书馆,即使惰于看书,也喜欢选个靠窗的位子,看看窗外的操场,看看湖边的情侣,看看柳树季节的变化。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这些词此刻正在林姝的思想里踱来踱去。此刻,放在林姝面前的是考公务员的工具书。林姝决定考公务员,决定让司法实务课上穿法袍的自己成为现实。

林姝对“法官”这一职业并没有概念,并不知道他到底做什么,他的脑海中是敲着法槌的“正义化身”的画面,是法庭上手握法典的形象,是站在国徽下熠熠发光的模样。他曾经在一次演讲中说道:这神圣不容侵犯的形象,是我命里的追求和信仰,是我的穷其一生。

终于,林姝得偿所愿,在毕业的季节通过了司法考试也同时通过了公务员考试。他被同学们戏谑为考试灵。可是林姝不在乎,他觉得也许上天真的有意安排自己成为一名法官。自己的理想近在眼前,在理想面前,那些所谓的瑕疵就没有形成阴影的可能了。

林姝顺利入职,带着坚定的信念和信仰,开始了法官助理的工作。林姝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着法袍,正襟危坐。林姝在心里对自己乐开了花。